断更阶段
谢谢喜欢!

病[5]

文/咸味汤豆腐

-我大概是去修仙了....

“逃避是解决不了问题的,你躲得越远越久,积累下来的麻烦就越多。”
是这个理,但明知故犯也是人的本性。

‘不如就算了吧!’曾经一闪而过的念头如今频频出现在脑海里。既然这场感情走的那么艰难,而你我的一生那么漫长,重新开始又何妨?降旗不是第一次有这种想法了,这种想法就像是他的盾牌,每每在他对自己和赤司的事情手足无措时,他就习惯性拿起这个盾牌来面对。他用这个盾牌告诉赤司:不行的,我们撑不过去的,好聚好散,分道扬镳吧。

而那么多次的抵挡,都被赤司一次又一次用自己的固执撞的头破血流,愣是撞出一点零星的希望。
而自己分明就是那只被保护着却还反咬一口的蛇!

那...

文/咸味汤豆腐

“如果明知坚持到底也是没有结果的,还要继续坚持吗?继续坚持下去,还有意义吗?”

其实是有的,至少要让自己在没有结果的结果到来之前先让自己尝够甜头,才不至于在最后的散场时狼狈不堪,心怀不甘。

“那么这句话里的‘我把它拿起来了’改为被动句就是‘它被我拿起来了’对吧?”
“……”
“降旗?你有在听吗?降旗?”赤司伸出手在降旗眼前晃了几下,又叫了好几声名字,降旗才反应过来。
“啊....啊?啊,抱歉!刚刚走神了实在是很抱歉,麻烦赤司君您再说一次。”
“你最近是有什么烦心事吗?我看你几乎一整个上午都在发呆愣神,而且,”赤司端坐着看着降旗,“怎么又用上敬称和敬语了?之前不是说了直接叫名字就可...

文/咸味汤豆腐

*原来这一次的靠近,
是为了补偿之后越来越远的距离

****注!'有二次设定,剧情需要
设定为降旗擅长中国语

“听说赤司君是下棋高手?说不定阿降你可以尝试去找他帮忙教你?或者你可以找黑子帮你说。”
“火神君,请不要那么随便就替我答应下这种高难度的事情,赤司君确实是擅长下棋,但是如我所见他从来没有教过别人。而且,这样突然要麻烦对方我也是很困扰的。”
“是,看来我只能再另想办法了......”降旗垂下头,懊悔起自己之前为什么要作死吹牛导致现在要去参加一个迷之国际象棋的比赛,并且现在离赛期只剩不到一个月时间了,而自己连棋子的基本步法啊专业用语啊什么的都没记清。
最重要的是,无论怎么说他都...

三十年后的老番外

文/咸味汤豆腐

--------

“降旗爷爷,那您和赤司爷爷最后怎么样了?”
“当然是和平美满的大结局啦!”
“是这样啊!赤司爷爷等了您那么多年,都一直没有放弃,看来真是很爱您呐!”
“那当然!你赤司爷爷啊,他可是很爱我的!”
“话说,降旗爷爷您也很爱赤司爷爷吧?”
“——啊?”降旗别过头,“哎,都老夫老妻了说什么爱不爱的!”
“——那刚刚是谁说赤司爷爷很爱他的?”
“咳咳、小孩子知道什么!”
“降旗爷爷,赤司爷爷他有没有向你告白过啊?感觉赤司爷爷是个不太擅长表达的人?看起来也很严肃的样子,有说过喜欢你之类的话吗?”
“他哪里不会表达啦!”降旗又扭过头来很严肃地反驳他的说法:“你赤司爷爷啊,可是超会说情话的...

关于那件事里的小番外

文/咸味汤豆腐

-源于我洗脑(洗头发)的时候想起来原来从我喜欢赤降并开始产粮已经要一年了(o´艸`)

-虽然过去很短,但是来日方长.

两个人都一致决定继续住在以前的屋子里,但是确实很久没住人了,有些东西早就坏了。于是赤司和降旗准备重新翻修一下。

叮咚----
“征十……呃……”降旗以为是外出买东西的赤司回来了,开了门出口叫了名字后才发现来人是那日和赤司不欢而散的女生。
“哼!厉害了哈,这么快就改口了?”女生有些霸道,直接绕过降旗走进屋子里。“可以,很强势哈!强的离谱!他都要搬来和你同居了!降旗光树你真的很厉害哈!”
“那个……我……他……”降旗光树觉得有些抱歉夺他人所爱了,可是又...

关于那件事[后续]

文/咸味汤豆腐

『那件事里的我们,曾经也快乐过
   如果转角偶遇,请带着笑容.』

降旗光树掀开了所有白布,把白布收拾好了以后下楼准备买些东西。
这一带的商店等都变了许多,降旗懵懵地沿着街道走了一段路,才看见了一家装饰得金碧辉煌的超市。一边在心里感慨变化太大,一边在诺大的超市里寻找着自己需要的东西。有些以前常用的牌子已经没有了,降旗不得不在一个货架前站上好久来选择新的来代替。但是在选购沐浴露时却怎么也找不到合适的。降旗想起因为自己的体质容易过敏,所以小时候就不用沐浴露。这个习惯似乎是和赤司住在一起之后才慢慢养成的,因为赤司有在用。在一次赤司知道自己不用沐浴露之后就半怂恿半激...

君はできない子

文/咸味汤豆腐

-这糖属咖啡,苦苦的.

-病娇设定(๑•ี_เ•ี๑)小天使果然不适合黑化啊

-七夕节狗粮吃多会腻,还是磨刀比较好(๑•ี_เ•ี๑)

-新手开车,怕被查驾照还是缓着点好.

 

“今天是什么日子呢?”
“是七夕,对吧。”
“是七夕呀!将会哪位美丽的小姐能有幸与您一起共度呢,尊贵的赤司君?”
“我有这个荣幸吗?”
“拒绝也没关系的,您给我一个答复好了,这样我就会死心了。”
“为什么不说话呢?”
“为什么呢?”
“尊贵的赤司君,是谁把您的嘴堵上,将您的手脚束缚住了呢?”
“会这样做的人,一定深深爱着您吧。”
“您可千万要好好珍惜他呀!”

赤司的双手被反捆在椅子背后,双脚被铁链...

食花识心[6]

文/咸味汤豆腐

-背景有部分架空
-今日填坑(1/1)
-我开头废(好吧是拖更太久忘了原来的剧情(我忏悔

找到一个空闲的周末,赤司主动找到了降旗,带他去原来说好要去的地方。

降旗跟着赤司走了长长的一段路,长到降旗已经完全被七拐八弯的路给绕晕了。赤司带着降旗来到了一条小溪流旁边,降旗看着眼前这条溪流一脸疑惑,好奇在京都竟还会藏有这么一条鲜为人知的河。

“就是因为很少有人发现这里,我才会选择在这个地方的。”赤司走到远处的草丛旁,降旗看着他在草丛里四处摸索着,拿出了一堆各式各样的东西。
比如竹蜻蜓和纸飞机,还有纸船和千纸鹤。
赤司又寻找了一会儿,然后就抱着那些东西走到降旗面前,“这些,都是我从小开始...

关于那件事

文/咸味汤豆腐

-嘚,吃我一刀
-BGM:关于那件事-阿悄feat庄心妍
-背景设定和前一章有点类似,情节有改动
-已经到了倦怠期了吗?(笑)
-真希望能够再像刚刚喜欢上赤降一样,总是有无尽的动力和脑力啊

『关于那件事,我们都没有再提
   朋友也刻意不在玩笑时说起.』

『关于那件事,时间不避讳真心
   想洒脱忘记却深藏心底.』

“降旗君,今天是你回国的日子吗?很抱歉我临时有事不能去接你的机了。”
“没事,我只是离开四年多而已,并没有糊涂到连自己家乡的路要怎么走都不记得了。”
“嗯。那降旗君,我和火神君等忙完了事情后就马上去见你。你准备住哪儿?”
“这个,暂时还...

转载自:林朵

那我现在大概是和cp陷入冷战了otz

百慕大:

【杂谈】同人写作,一场注定要分手的恋爱

进行同人写作越久,愈发察觉,同人写作与恋爱之间具有高度的相似性。

与开始一段恋情相同,绝大部分同人创作的原点都是爱。对原著的喜爱,对角色的喜爱,对人物互动关系的喜爱,一见钟情者有,文火慢炖者有,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者亦有。但无论是哪种情况,创作的欲望往往来得山崩地裂,气势汹汹,绝对是个感性完败理性的狂热场面。

一 时间,写手也同陷入热恋之人一般,眼前烟花齐放,耳边钟鼓齐鸣,脑子里脑洞如雨后春...
© 咸味汤豆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