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着BE,爱着甜饼

雨后看不见彩虹

文/咸味汤豆腐

-短篇
-文末有话
-题文无关

“叮咚——”
“来了。”降旗放下手中的铲子,双手在围裙上擦了擦就去开门。
“欢迎回来,征。”
“嗯。想你了~”赤司说着放下公文包后便要去抱降旗,却被降旗小心推开了,“我还穿着围裙呢,手也是脏的会弄脏你西装的。”
“那你快点去换下来,让我抱抱你。”
“好啦,那也要先让我把菜做完吧——啊糟了!要糊了!你先去坐着。”降旗往厨房走去,又拿起铲子接着炒菜。
“今天有你爱吃的汤豆腐哦。”
“嗯,我爱你,光树。”
“什么嘛,老夫老妻了说什么呢。”

****

饭桌上
“光树今天下班挺早的!”
“征也是呀,我忙完之前那个大case后,老板有说让我最近工作轻松些。”
“我忙完这个季度...

光年之外

文/咸味汤豆腐

注:
文中赤更偏向俺的性格,
降也会更大胆更外向,介意慎
--些许枯燥
→若有BUG未能发现,请提出纠正!

“昨夜23时京都发生了8.5级地震,于今日凌晨三点地震余波停止后警方已派出大量人员进行搜救,获救人员也已尽可能全部安排进临时房。但由于此次地震过大,受伤人员过多,需征集一部分志愿者帮助救援及提供临住场所,有意向者请联系警方。”

****

降旗光树嘱咐完父母要把自己现在住的公寓也报进临住名单后,便马不停蹄地往京都赶。

降旗赶到的时候已经离地震那日过去快一天了,还来不及收拾自己的东西,就直接带着自己简易的行李和一些食物往灾区去。那儿已有不少穿着红马甲的人在刨堆,他也匆匆忙忙...

光年之外

文/咸味汤豆腐

→很短很乱很潦草
→地震相关、BE
→狗血ooc
→谢谢!

“诶诶!今天早上赤司部长竟然是和那个女的一起来的公司啊!你有看见吗?”
“看见了看见了!真是奇景啊!”
“什么?部长不是一直以来都独身吗?”
“说不定是地下活动哦?部长怕他父亲反对所以不敢公开的?”
“我看啊,部长会和那个女的有来往反而是因为他父亲的安排吧!”

……

诸多谣言仅仅用了一个早上的时间就传遍了全公司上下。纵使大家都明白部长是个多么严厉的人,还是敌不过内心八卦的欲望,三五个聚在一起谈论今早关于部长的反常现象。

****

“噗嗤,赤司君听到了吗?大家都在传我跟你有一腿呢。”
“桃井,不要打趣,我之前叫你调查的对家公...

夏日相会

文/咸味汤豆腐

-难以想象这是去年八月的脑洞……
-原本定稿为幼年的,结果写着写着就歪了,有时间的话(才怪)还是想写写幼年的。
-现在神志不清的,内容可能很水……待完善
-一如既往ooc,无糖无刀,假装有点甜…

“今年的烟火大会真的好热闹呀!”
“是呀,往年没有这么多的活动呢!”
“诶诶!光树!帮哥哥一个忙!”降旗光林默默向降旗光树靠近了一些,然后用肩膀碰了碰降旗光树。
“哥你又要做什么?”降旗光树一大步远离了降旗光林。
“诶你知道的!就是!就是要去见她呀!”降旗光林又靠近,看见降旗光树又远离就停下了移动的脚步。
“好吧,那要我做什么?”
“这个!很简单!帮哥哥打掩护!如果等下母亲问起我你就说我一直跟你在一...

病[5]

文/咸味汤豆腐

-我大概是去修仙了....

“逃避是解决不了问题的,你躲得越远越久,积累下来的麻烦就越多。”
是这个理,但明知故犯也是人的本性。

‘不如就算了吧!’曾经一闪而过的念头如今频频出现在脑海里。既然这场感情走的那么艰难,而你我的一生那么漫长,重新开始又何妨?降旗不是第一次有这种想法了,这种想法就像是他的盾牌,每每在他对自己和赤司的事情手足无措时,他就习惯性拿起这个盾牌来面对。他用这个盾牌告诉赤司:不行的,我们撑不过去的,好聚好散,分道扬镳吧。

而那么多次的抵挡,都被赤司一次又一次用自己的固执撞的头破血流,愣是撞出一点零星的希望。
而自己分明就是那只被保护着却还反咬一口的蛇!

那...

文/咸味汤豆腐

“如果明知坚持到底也是没有结果的,还要继续坚持吗?继续坚持下去,还有意义吗?”

其实是有的,至少要让自己在没有结果的结果到来之前先让自己尝够甜头,才不至于在最后的散场时狼狈不堪,心怀不甘。

“那么这句话里的‘我把它拿起来了’改为被动句就是‘它被我拿起来了’对吧?”
“……”
“降旗?你有在听吗?降旗?”赤司伸出手在降旗眼前晃了几下,又叫了好几声名字,降旗才反应过来。
“啊....啊?啊,抱歉!刚刚走神了实在是很抱歉,麻烦赤司君您再说一次。”
“你最近是有什么烦心事吗?我看你几乎一整个上午都在发呆愣神,而且,”赤司端坐着看着降旗,“怎么又用上敬称和敬语了?之前不是说了直接叫名字就可...

三十年后的老番外

文/咸味汤豆腐

--------

“降旗爷爷,那您和赤司爷爷最后怎么样了?”
“当然是和平美满的大结局啦!”
“是这样啊!赤司爷爷等了您那么多年,都一直没有放弃,看来真是很爱您呐!”
“那当然!你赤司爷爷啊,他可是很爱我的!”
“话说,降旗爷爷您也很爱赤司爷爷吧?”
“——啊?”降旗别过头,“哎,都老夫老妻了说什么爱不爱的!”
“——那刚刚是谁说赤司爷爷很爱他的?”
“咳咳、小孩子知道什么!”
“降旗爷爷,赤司爷爷他有没有向你告白过啊?感觉赤司爷爷是个不太擅长表达的人?看起来也很严肃的样子,有说过喜欢你之类的话吗?”
“他哪里不会表达啦!”降旗又扭过头来很严肃地反驳他的说法:“你赤司爷爷啊,可是超会说情话的...

关于那件事里的小番外

文/咸味汤豆腐

-源于我洗脑(洗头发)的时候想起来原来从我喜欢赤降并开始产粮已经要一年了(o´艸`)

-虽然过去很短,但是来日方长.

两个人都一致决定继续住在以前的屋子里,但是确实很久没住人了,有些东西早就坏了。于是赤司和降旗准备重新翻修一下。

叮咚----
“征十……呃……”降旗以为是外出买东西的赤司回来了,开了门出口叫了名字后才发现来人是那日和赤司不欢而散的女生。
“哼!厉害了哈,这么快就改口了?”女生有些霸道,直接绕过降旗走进屋子里。“可以,很强势哈!强的离谱!他都要搬来和你同居了!降旗光树你真的很厉害哈!”
“那个……我……他……”降旗光树觉得有些抱歉夺他人所爱了,可是又...

关于那件事[后续]

文/咸味汤豆腐

『那件事里的我们,曾经也快乐过
   如果转角偶遇,请带着笑容.』

降旗光树掀开了所有白布,把白布收拾好了以后下楼准备买些东西。
这一带的商店等都变了许多,降旗懵懵地沿着街道走了一段路,才看见了一家装饰得金碧辉煌的超市。一边在心里感慨变化太大,一边在诺大的超市里寻找着自己需要的东西。有些以前常用的牌子已经没有了,降旗不得不在一个货架前站上好久来选择新的来代替。但是在选购沐浴露时却怎么也找不到合适的。降旗想起因为自己的体质容易过敏,所以小时候就不用沐浴露。这个习惯似乎是和赤司住在一起之后才慢慢养成的,因为赤司有在用。在一次赤司知道自己不用沐浴露之后就半怂恿半激...

君はできない子

文/咸味汤豆腐

-这糖属咖啡,苦苦的.

-病娇设定(๑•ี_เ•ี๑)小天使果然不适合黑化啊

-七夕节狗粮吃多会腻,还是磨刀比较好(๑•ี_เ•ี๑)

-新手开车,怕被查驾照还是缓着点好.

 

“今天是什么日子呢?”
“是七夕,对吧。”
“是七夕呀!将会哪位美丽的小姐能有幸与您一起共度呢,尊贵的赤司君?”
“我有这个荣幸吗?”
“拒绝也没关系的,您给我一个答复好了,这样我就会死心了。”
“为什么不说话呢?”
“为什么呢?”
“尊贵的赤司君,是谁把您的嘴堵上,将您的手脚束缚住了呢?”
“会这样做的人,一定深深爱着您吧。”
“您可千万要好好珍惜他呀!”

赤司的双手被反捆在椅子背后,双脚被铁链...

© 咸味汤豆腐 | Powered by LOFTER